• 如何登記公司 【會計師分享】境外公司設立費用有哪些呢?該找誰
  • 如何登記公司 【老闆俱樂部】台中開公司必看~注意事項告訴你
  • 辦理營業登記 如何登記股份有限公司呢?辦理注意事項~
  •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html模版《瑯琊榜》虐心結局不能改 續集將另起爐灶[圖]




    ■■責編趙曉路■美編張振■責校周鳳霞



    由導演孔笙、李雪合力執導,侯鴻亮任制片人,胡歌、劉濤、王凱等主演的《瑯琊榜》收視口碑雙豐收。觀眾對這部劇的喜愛擋也擋不住,除瞭顏值爆表的主演、緊湊精彩的劇情,劇中考究的服飾、傳統禮儀也引來熱議,因細節完美獲贊“屬於處女座的劇”……仿佛在一夜之間,觀眾因為雷劇對國產劇喪失的信心被重拾瞭。導演孔笙、制片人侯鴻亮近日接受京華時報專訪,一一揭秘讓劇迷點贊的“幕後”。



    □揭秘幕後



    《瑯琊榜》為什麼這麼好看



    “專業審美”成就好作品



    搭景



    劇中的景致讓人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梅長蘇風景別致品味高雅的宅子,是美術部門在影視城內搭建的。關押謝侯爺的牢獄也是在攝影棚內搭建的。從配色到景致,雖是架空歷史,卻比很多正史都走心。



    侯鴻亮:美術方面的總體花費是一千多萬元,占總投資的10%以上,這在古裝劇中算多的。搭建梅長蘇的宅子用瞭一兩百萬。在橫店影視城,我們劇組是出瞭名的愛折騰。梅長蘇的宅子並非一草一木全部重新搭建,基礎依然是使用瞭影視城的框架,經過瞭很大規模的改造。主廳幾乎是結構性的改造,如竹子、鵝卵石小徑都是後期鋪設栽種,宅子的每個細節都是有設計的,都要符合我們對古代景致的認同。各個王府和皇宮的工作量也很大,有的是整體色調的變化,有的是在原基礎上進行重新分割,沒有一個景是簡單地擺上道具就拍攝的。



    劇中很多風景都是特效做的,比如鴿子飛過的山巒、戰場的城池,都是畫出視覺效果圖再進行拍攝的。特效量不小,之所以沒被觀眾批是“五毛錢特效”,是因為特效團隊的專業水準高,《北平無戰事》的飛機起落特效就是他們做的。



    構圖



    劇中的畫面更是被專業劇迷進行瞭拉片式的研究,表示該劇嚴格地按照對角線、三分法則、黃金分割線、斐波那契螺旋線構圖,哪怕是窗簾的擺放、推門的姿勢、人物的站位這些小細節都不放過,其中有一個經典片段是秦般若一身紫衣乘馬車出城,行至鏡頭三分之一處,輕輕挑起車簾抬眼張望,鏡頭動作的劃分恰到好處。



    孔笙:我腦袋裡有一根弦,會在畫面上盡量往好的標準上做,觀眾看的時候也會覺得畫面上是好看的,錢花得還是有效果的吧。我覺得電視劇,還是一種畫面藝術、視聽手段,你是否在運用這些手段講故事?你是否還在意這個場景?在意這個光線?在意演員那一刻的感受?光影藝術本身就有很多你用語言表達不瞭的東西。



    禮儀



    《瑯琊榜》作為一部宮廷劇,在禮儀動作方面不遺餘力地追求完美,他們邀請瞭《甄嬛傳》的禮儀指導張曉龍的團隊參與,規范演員的舉止動作,給每一個需要使用儀式的場面進行流程制定,見面行禮、叩頭請安、祭祀跪拜等都有不同標準。



    侯鴻亮:禮節的規范是拍古裝戲必不可少的環節。盡管《瑯琊榜》是部架空歷史的小說,這部劇也沒有將這段故事刻意按在某個朝代。因為我們傳遞的是中國傳統文化,我們要讓觀眾看到他們想象中的古人的樣子,所以在服裝、禮節、作戰方面都拍得特別講究。



    服飾



    劇中人物的發冠根據個人身份、年齡采用瞭不同材質和樣式,例如同為親王,七珠親王的譽王和五珠親王的靖王在朝堂上所戴的發冠就有很大不同;服裝的顏色根據權力由高到低而由深變淺。劇組在物料上的選擇也是力求真實,胡歌的玉琯由真玉所制,普通將士身上的盔甲也是真鐵真鋼打成。



    孔笙:梅長蘇的玉冠是玉做的。雖然不是上等玉但都是真的,專門定制的,大傢都很喜歡。劇本裡寫靖王送梅長蘇“雞蛋大”的珍珠,道具就真的去做瞭一個那麼大的,其實那個做得不好,實話實說,我覺得那個質地不好,沒有珍珠的質感,而且也太大瞭。



    配角



    劇中配角們也都是大有來頭,比如靜妃和謝玉的飾演者曾演過聶小倩和寧采臣,兩人演的那一版叫《人鬼情緣》,該劇的導演就是孔笙。飾演蒞陽長公主的張棪琰,2001年在武俠劇《武林外史》中飾演朱七七。飾演太子的高鑫,在《情深深雨濛濛》中演過陸尓豪。飾演太子生母越貴妃的楊雨婷,是《大明宮詞》中的錦娘。



    侯鴻亮:這部劇的演員水準都很均衡,選演員時,我們會找一些會演戲的、各方面與主角的氣質很搭的。其實劇本已經賦予每個角色鮮明的個性和人性的閃光點,演員隻需正常發揮,把平面的東西立體化。



    音樂



    劇中音樂屢獲熱評。《瑯琊榜》的劇情與音樂絲絲入扣,每場戲都配有一段符合情節氣質的音樂。



    侯鴻亮:這部劇的作曲孟可是國內非常優秀的作曲。這部劇制作出來之後,他是看著畫面寫的音樂,所以會感覺音樂和畫面搭配得特別貼切,到瞭該渲染的時候音樂就能幫上忙。



    客串

    台中公司注?

    導演孔笙、副導演都在劇中露瞭臉。副導演王宏演男主身邊戲份頗重的黎綱。執行導演趙一龍演甄平。人稱“二哥”的執行導演王永泉演的是終極反派夏江。飾演童路的選角導演魏偉是《北平無戰事》中始終沒給正臉的“建豐同志”。



    侯鴻亮:這些角色周期太長,比如梅長蘇的隨從,必須全程跟組,又沒有什麼重頭戲,不如讓副導演來得方便。而且這些副導演都是表演系出身,完全能完成這個任務。真的是為瞭得到好的效果,並不是因為劇組缺錢。



    □主創訪談



    “正常發揮”而已勝在細節和價值觀



    在兩位導演看來,《瑯琊榜》是一部各個方面都“正常發揮”的電視劇,之所以受到觀眾的歡迎,一是價申請公司行號費用值觀的勝利,二是細節的勝利。

    成立公司費用

    孔笙是攝影師出身,電視劇《白眉大俠》的攝影師正是他。《闖關東》《生死線》《溫州一傢人》《鋼鐵年代》《北平無戰事》等都是制片人侯鴻亮、導演孔笙這對搭檔的作品。



    孔笙坦言,萬事離不開“認真”二字,“我們思考最多的是,今天如何呈現最佳的光影鏡頭、最好的中國故事,向觀眾傳遞正能量和積極向上的價值觀”。



    孔笙認為,電視熒屏上,不能隻有婆媳劇、宮鬥劇,也要有一些不折不扣傳遞優秀傳統文化內核的作品,因此導演團隊在早前創作古裝大劇《瑯琊榜》時對每個細節都精雕細刻,註重古典禮儀、服飾的考據,盡可能向觀眾呈現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經典審美和氣質,“從《北平無戰事》,到今年呈現給大傢的《瑯琊榜》,我們更多傳遞的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的骨肉親情、兄弟之情、赤膽忠心、匡扶正義、誠信友善等,這都是中國人豐富而真實的情感世界。”



    侯鴻亮也談到價值觀,“劇中主人公對待朋友,對待國傢,對待自己想要的世界的方式,能夠喚起大眾內心中的渴望。所以越往後看越能喚起人們的共鳴。雖然講的是權謀是宮鬥,但指向的是一個明亮的方向,這是能穿透人心的力量。而純粹的宮鬥戲意義不大,不能給人帶來更深層面意義的探討。”



    網友這樣誇贊苛求完美的劇組:“導演組全是喪心病狂的處女座”。侯鴻亮哈哈一笑:“我們沒有一個人是處女座。但我們都是對專業水準、對審美有要求的人。比如為瞭一場20分鐘的攻城戲,我們拍瞭整整10天。”



    虐心結局不能改續集將另起爐灶



    該劇的大結局是,大梁戰事突發、四境受敵,朝中無人能領兵出征,本已決定安心靜養、逍遙江湖的梅長蘇服下激發體力的冰續草,毅然奔赴北境,在最後的三個月裡,平定北境狼煙,在戰場上結束瞭自己的一生。



    梅長蘇赴死,多少人哭成瞭狗。侯鴻亮說:“梅長蘇如果還活著,那麼之前他做的所有的事都像個笑話。我們不能為瞭滿足觀眾一時的心理,為瞭給觀眾慰藉就顛覆瞭整個故事的基礎。在短暫的生命裡把事情做成,這才是《瑯琊榜》最震撼人心的地方。”侯鴻亮表示,這部劇最大的改動是讓梅長蘇和霓凰郡主相戀,“小說中兩人是沒有戀情的,因為不這麼改就不符合電視劇創作的規律瞭。”



    侯鴻亮透露,《瑯琊榜》第二部已經進入劇本階段,“第二部故事和第一部沒有什麼關系,梅長蘇就是死瞭,第二部是一個嶄新的與瑯琊閣和瑯琊榜相關的故事。《瑯琊榜》我們從一開始就是奔著系列劇去做的,第二部的劇本編劇海晏已經寫完瞭。演員方面的事會順其自然。”



    該劇目前正在韓國播出,東南亞地區的版權也已經售出。侯鴻亮說:“希望更多的中國電視劇能夠在國外播出,這樣外國才能對中國文化有個真正的認識。我覺得藝術作品是虛構、架空、穿越都沒關系,關鍵看傳遞的是不是對社會、民眾有正確引導和正確的審美。”



    □搶戲的配角



    丁勇岱(梁帝)



    不想端著演不把壞寫在臉上



    丁勇岱在劇中飾演的“梁帝”是一位性格極端且疑心極重的國君,他曾經志向遠大,但在稱帝後漸失本心,性轉猜疑,對執掌赤焰軍兵權的好友也不再信任,多次削減其兵力,後在他人的挑撥誣陷下,終致梅嶺血案的發生。然而,“梁帝”這樣一個性格極端疑心極重的人,丁勇岱卻將其塑造得更加立體多面,他細微的面目表情和豐富的肢體語言,不僅突出瞭“梁帝”的霸道多疑,更凸顯瞭“梁帝”性格中可愛的一面,令觀眾直呼“他把一個皇帝演得像個可愛的小老頭,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



    丁勇岱表示,劇本中的梁帝沒有“萌”的特質,是個純粹的反面人物,“我希望演的時候區別於以往熒屏上的皇帝形象。不想端著演,不把壞寫在臉上。我理解的皇帝應該是很放松的,因為天下都是他的瞭,誰也管不瞭他,就不用再端著瞭,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比如和一堆人吃東西,皇帝吃的聲大點也沒人能管他。”



    丁勇岱在劇中的眼神極為傳神,他坦言,這方面確實有所設計,“演戲就是演人物關系,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態度,比如說猜忌、疑心、判斷,這些都要通過眼神傳遞出來。”



    丁勇岱飾演的警察形象深入人心,這次出演老態龍鐘的皇帝,很多觀眾沒認出來,對此,他哈哈一笑:“我就是喜歡這種差距很大的感覺,其實我沒那麼老,特意讓造型師給我化得老態一點,外形方面借鑒瞭連環畫中的曹操形象。”



    劉敏濤(靜妃)



    希望每個角色都帶來感動



    《瑯琊榜》中,劉敏濤飾演的靜妃是王凱飾演的靖王母妃。雖然《瑯琊榜》故事龐大、人物繁多,劉敏濤飾演的靜妃卻憑借碾壓全場的智商在眾人中脫穎而出,淡定隱忍的靜妃不動聲色地打壓瞭深宮最多的勢力人,被網友盛贊“女中豪傑,機智過人”。



    劉敏濤以一部電影《祝你好運》出道,至今已有20多個年頭,在不少影視作品中塑造過堪稱經典的角色。《前門樓子九丈九》裡飾演善良的奎俊兒,《福貴》中堅毅隱忍的傢珍。除瞭這些傳統優秀的女性外,劉敏濤還在演藝事業上進行過華麗轉身,《冬至》中的反一號鬱青青,將劉敏濤對角色的把控能力展現得淋漓盡致,而《人鬼情緣》中的聶小倩更是展現瞭其令人驚艷的一面。從《人鬼情緣》到《父母愛情》《偽裝者》《瑯琊榜》等等,劉敏濤已經與孔笙合作瞭6次,她說:“有人說我和孔笙導演合作瞭那麼多次,是有關系還是潛規則之類,這讓我很無奈。我很慚愧地說,我給孔導連根煙都沒遞過,純粹是合作一次後,覺得我的戲還不錯,於是就這麼一次次合作下來瞭。炒作和緋聞這些事,跟我都沒有關系。”對於自己所接的角色,劉敏濤有著很高的要求,那就是每一個角色都要能帶來一份感動。



    吳磊(飛流)



    從小就是“骨骼清奇”熊孩子



    飾演梅長蘇隨身侍衛飛流的吳磊,曾演《旋風少女》,出生於1999年的吳磊在2002年首次觸電拍廣告。在接下來的兩年內,出演廣告超過50部。2005年吳磊出演瞭第一部電視劇《封神榜之鳳鳴岐山》裡的小哪吒,由此開啟瞭演藝生涯。



    說到吳磊,很多“姐姐粉”對他的印象可能來自於正版《神雕俠侶》中的少年楊過。吳磊透露,自己從小就是一枚骨骼清奇的“熊孩子”,也因為“熊”,他才有瞭早早“觸電”的機會,“小的時候,在醫院裡面正好有廣告的選角,選小演員。正好覺得這孩子骨骼清奇,說‘要不就跟我去拍拍廣告吧’!拍第一個廣告的時候,拍到很晚,所有小朋友都睡著瞭,隻有我一個人在那裡自high。從小就是一個比較討厭的熊孩子,比較愛動吧,看瞭動物我要去模仿,看到一個人也要去模仿!”甚至吳磊的第一部電視劇,也是被他自己“熊”來的,“電視劇的副導,來藝校選小朋友,選哪吒的角色。他們去高年級找,沒有到我們低年級,我看瞭以後有點不開心。我就跟老師說要上洗手間,就溜出去瞭。人傢那個車已經開出去瞭,我就拍那個車門說,‘哥哥,我也是拍廣告的,要不你也給我拍兩張吧?’那時候就做瞭個自我介紹,錄瞭一段。副導演回去以後給導演看,覺得這孩子挺熊的,骨骼清奇!給我父母打瞭電話,覺得可以,出演第一部戲,演哪吒。”



    楊雨婷(越貴妃)



    為角色剃眉素顏不忍直視



    楊雨婷飾演的越貴妃憑借著強大的氣場、陰險狡詐的處事手腕給觀眾留下瞭深刻的印象,被網友稱為“熒屏奸妃”的代表人物。而其所畫半邊眉的“時世妝”則成為其在劇中獨特的標志。楊雨婷透露,為瞭這一特殊的妝容在拍戲前特意剃掉瞭半邊眉毛,以至於在片場之外“不敢直視”。



    劇中,楊雨婷獨特的半邊眉妝則成為瞭其區別於其他嬪妃的主要標志。據悉,這是劇組特意為角色設置的妝容,為漢唐時期流行的“時世妝”,意在凸顯越貴妃本人冷峻、陰險的人物形象。為此,楊雨婷在進組拍戲之前,特意忍痛剪掉瞭半邊眉毛。楊雨婷笑言:“一卸妝就像個禿禿的白雞蛋,素顏不敢直視,更不敢出門。”



    盡管戲裡壞到爆表,戲外楊雨婷則是個賢良淑德的好老婆。楊雨婷和演員房子斌同時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兩人在大學時建立戀愛關系,畢業之後結婚,迄今已經走過瞭17年的路程,是娛樂圈模范夫妻,兩人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楊雨婷自爆,由於入戲太深,自己有時會因為跳不出戲被女兒嫌棄,“我有時會一下子進入戲中的角色,這時女兒就會說,媽媽太壞瞭。”(記者趙楠楠/制圖何將)

    創作者介紹

    蹦蹦兔的工作坊

    ie9km782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